... ...
... ...
退出
战略管理
3
退出
业界大佬谈新政:专车难再低价 顺风车留有活路
来自:全球商会网  发布时间:2015.10.12 20:42

  专车前天新政出台后,业内学者针对其监管边界、准入门槛以及各种产品定义发表各自的建议与看法,总体而言,吐槽声远盖过称赞声。违背共享经济原理、有可能抬高专车价格,对车辆、司机标准过严是吐槽的主要聚集点。

  当然,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100%的无为而治必然存在社会隐患,如何监管则不可能有让“所有人满意”的设计。为此,南都记者特意采访了神州专车董事长陆正耀、易到用车CEO周航、嘀嗒拼车创始人李金龙等专车、拼车业界大佬,站在他们的立场,听听他们对新政的理解和态度。

  神州专车董事长陆正耀:新政偏严

  南都:先简单谈谈您对新政的看法。

  陆正耀:我觉得总体政策偏严了,这个观点我们也会通过正式渠道进一步反馈。

  比如车辆与驾驶员完全按照出租车管理。车辆8年强制报废,我们原来的做法是车进来两年多就卖了。不管是租车还是专车,新车体验才是好的。但一旦强制报废,车辆就必须跑满8年,否则就是浪费,跑满8年体验就不好了,而且我们跑的肯定没出租车多,也是一种浪费。

  另外,司机这块出租车是属地化管理,比如北京必须北京本地人开。原来出租车是有必要的,因为他要本地人才更懂路,但专车现在都有导航等技术手段解决,这个没有太大必要。另外就是我们专车限不限行,这些细节也要探讨。不过,因为这是意见征询稿,一是学习,二是研究,我们也会和相关部门沟通。

  南都:关于价格这块,您怎么看?

  陆正耀:政府如果有指导价,肯定往高了制定,低了就打出租车了,我是愿意看到的。我觉得我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好,客户就应该多付,常规应该比出租车高10%-20%,高峰应该高更多。

  出行是金字塔的东西,最上面是专车,下面是出租车,底下是地铁。专车应该是解决资源优化配置,任何取代出租车的想法都是徒劳的。

  南都:同时,新政要求价格必须“明码标价”,您觉得会影响动态加价吗?

  陆正耀:首先我们的动态加价是行业最低的,从未超过2倍。动态加价在打车前会明确给出加价倍数,在我理解上车前给出明确倍数就是明码标价。另外,动态加价是拉平供需,让最需要的人打到车,这才体现其资源配置的价值。

  南都:我们还有怎样的补贴行为,您觉得多高的折扣能覆盖成本?

  陆正耀:充值优惠是我们的营销战略,它一定会长期存在下去,接下来还会有更大的补贴。尤其是我们刚融了B轮,有足够的现金储备。至于成本,你算下,一辆车日租100- 200元,人工200-300元,平均一趟30元,一辆车一天饱和可以跑20趟,50%- 60%是我们的成本价。

  南都:其实自从有了更便宜的滴滴快的,人民优步,市场对专车的需求量有了明显下降?

  陆正耀:首先我们是B2C模式,而其他同行都是C 2C模式。C 2C的优势是通过补贴可以迅速上量,但他面临两个设想,政府愿意给你做,而且没有竞争了。它的盈利性肯定不如B 2C,而且没了补贴,肯定大家会走开。神州专车是重运营的B 2C模式,人员都是固定的,现在4万名司机是1:8的比例选出来的,光面试就很苦,但是其产品标准化跟服务体验肯定更好。

  南都:那你怎么看待私家车?

  陆正耀:首先这个要看政策,政策允许我肯定愿意,毕竟它能增加我的车源。但是私家车我们也不会做C 2C模式。我把私家车租进来,或者我租他的牌照,然后我提供B 2C的模式。而且我只吸纳标准的车型,不会说什么车都要。

  嘀嗒拼车创始人李金龙:对顺风车是利好

  南都:新政对网络约租车做出规定,您觉得对顺风车会造成什么影响?

  李金龙:首先在新政第49条专门提到说拼车不适用于本办法,其次,交通委鼓励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小客车合乘既拼车。我们期待交通委尽快出台相应的指导意见以便让绿色出行惠及更多人。

  南都:但对于顺风车的定义有很多限制,比如说“不以盈利为目的”,但其实嘀嗒拼车的车主是收取费用的?

  李金龙:车主可以收取费用,但他的目的在于降低自己的出行成本,而不是以盈利为目的。以目前拼车1元/公里的费用车主是没有盈利可能的,当然未来拼车的价格应该由市场决定。

  另一个关键点是“预设路线”,只有车主和乘客都提前预设路线,才可以确保双方是真正的“顺路”出行,而不是专门跑一趟接单。与专门运营车辆不同的是,乘客必须预约。

  南都:在时间上,其要求了“通勤与节假日”?

  李金龙:时间没有关系,因为顺路车是全天候存在的,只要双方都提前设定路线,能够匹配上就是顺路车。

  南都:那对于嘀嗒拼车而言,作为一个公益项目,商业价值在哪里?

  李金龙:我们其实是一个私家车入口,未来商业化的方向很多,像天猫作为平台可以收取服务费那样,也是其中的一种可能。

  易到用车CEO周航:低价专车堪忧

  南都:在您看来,新政中最值得注意的是什么?

  周航:平台专业性保障性,运营体制的完善性,低价专车的未来堪忧。

  南都:按照新政,价格没有明确规定,但司机与乘客门槛提高了,税负上升,廉价专车与拼车就几乎毁灭,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周航:确实会对其他行业伙伴的主力业务造成巨大影响,但易到向来不主张低价专车,也不参与疯狂的价格补贴战去扰乱正常的行业市场。易到搭车你可以理解为一种营销手段,是针对一种车型进行补贴。但是其车辆同样是来自汽车租赁公司,不是私家车。

  南都:政策规定,司机必须与运营者签订合同,我们接下来有没有跟司机签署合同的计划与时间表?

  周航:易到之前就已经与车辆租赁企业以及司机签署相关加盟协议,接下来根据新政优化现有协议。

  南都:价格不再有优势,专车还能提供什么?

  周航:易到可以给用户提供定用分离,如送机服务可以免费享受快速安检,接机免费等候等专门服务商旅客户的功能。

  南都:政策要求服务地必须注册分支机构,易到用车现在运营的城市,是否已经注册分支机构?

  周航:都会有。易到在上海有一家网络约租车的落地公司,我们也正在上海申请牌照。

  南都:怎么看待共享经济?未来,私家车可能以怎样的形式参与运营?

  周航:共享经济的话题太大,几句说不清,只能说共享经济是当下及未来一种极具创造力的先进的生产关系,未来私家车是有可能类似专车审核或更优化的机制参与运营。

相关文章
登录后可以发表评论 立即登录
评论
0条评论

Copyright 2016 netcoc.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9021

上海商会网网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